快捷搜索:  

探究募资难:一个歌斐投资人的遭遇 我再也不相信任何理财公司

作者:王海伦

来源:GPLP犀牛财经(ID:gplpcn)

2018年,各个投资机构募资艰难。

甚至江湖传言,有GP给LP爸爸下跪依旧于事无补。

LP如今是无论如何不会相信任何人。

为啥?

原来,中国的很多高净值个人已经深深的受伤了。

张田田(化名)就是其中之一。

电话那头的张田田,隔着电话,GPLP犀牛财经深深感受到了他的愤怒。

“无论哪个方案对于投资人而言就是巨大损失,辉山乳业如果第二年资金链断裂我们只能认命。”张田田告诉GPLP犀牛财经,作为被诺亚财富旗下的歌斐资产深深伤害过的客户,他如今无论如何不会再相信其的任何说辞。

张田田到底经历了什么?

投资人的遭遇:应收账款债权变借款 谁之过?

一个冬日的午后,张田田找到了GPLP犀牛财经,脸色铁青,一说话,感觉都要哭了。

“我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求助于媒体了。”这是张田田的开场白。

张田田是通过朋友的朋友找到GPLP犀牛财经的。

“如果是风险投资,白纸黑字很清楚的,其实从法律上来讲,投资人是不能做任何事情的,只能认赔,这毕竟是一个高风险的事情。”见面之前,某律师朋友明确告诉GPLP犀牛财经,他们接触过很多这种案件,只能同情他们,然而,却并没有任何诉讼的可能。

会不会这一次也是如此?

即便知悉面临的风险,GPLP犀牛财经依旧决定见一见张田田,行情不好,起码给予一下最基本的安慰及同情吧。

然而,令GPLP犀牛财经深感意外的是,张田田投资的并不是股权,通过诺亚财富旗下的歌斐资产,他成为辉山乳业的间接投资人。

“近期,我们发现,在投资的时候,明显是一个自融的项目,歌斐资产却将其包装为应收账款,而且,江苏证监局出具警示函措施他们依旧不解决问题,为何诺亚香港收到香港证监会谴责并罚款500万港元之后对违规投资的投资者采取了返还投资措施,而在江苏证监局出具行政监管函之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呢?”张田田愤愤不平。

事情说来话长。

2017年3月24日,港交所,这是一个原本很平淡的日子,恒指窄幅波动,波澜不惊,直到11:30,一家叫辉山乳业的(6863.HK)的公司横空出世,临近午盘突然跳水,截至上午收盘时止,其股价暴跌85%,报收0.42港元,市值一上午蒸发322亿港元,成为当天港交所跌幅最大的企业。

辉山乳业为何会突然暴跌呢?

这与一份报告有关。

曾经以做空中概股闻名的知名做空机构浑水调查公司(Muddy Waters Research)2016年末将目光瞄准了港股,曾前后发布两份辉山乳业的做空报告。

这引发了系列反应。

不过,这并不是导致辉山乳业的主因,在很多人看来,造成辉山乳业股价出现暴跌的原因,其实非常熟悉,那就是资金链断裂。2017年3月28日辉山乳业发布公告,承认一致行动人葛坤失联。

张田田正好是2015年12月在诺亚财富旗下歌斐资产签署了认购书。总共投资了750万元到该公司。

当然,一年前,辉山乳业如火如荼,此外,这跟协议所说的应收账款也有关。

根据协议,这是辉山乳业的应收账款债权。

“也因为协议里的这个条件我们才投资,如果早知道是辉山乳业为自己融资,我们绝对不会投资。”张田田认为,他们受到了欺诈。

(张田田提供的协议内容)

一年期借款到期之后,辉山乳业没有如期归还。

而投资人也才发现,协议上所说的应收账款债权根本就是借款,这让张田田欲哭无泪。

原来,张田田经过调查发现,这是辉山乳业几个公司之间的借款。

“2016年3月31日,在中登网做了登记,并附上了四张转款凭证作为借款依据,登记内容显示受让“辽宁辉山”对“辉山中国”形成的应收账款,但四张转款凭证却清楚的显示了两个转款时间点,第一次是2016年1月29日,辽宁辉山向辉山中国转款3亿元人民币;第二次是2016年3月16日,辽宁辉山向辉山中国转款2.9亿人民币。

由于“辽宁辉山”与“辉山中国”同属辉山HK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,且开立银行账户同为中国银行沈阳分行营业部,为什么要分两次时间点进行借款?是否因为当时的辉山体系内没有5.9亿人民币现金支撑转账?“张田田表示说。

据中国证监会江苏监管局《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》(2018)043号显示,”认定“辉山沈阳”、“辉山中国”二关联公司之间的企业借款不属于“应收账款债权”。

然而,即便如此,事情依旧没有解决。

辉山乳业重整 事情迎来转机?

“后天他们说要找我们谈解决方案。”关于事情的最新进展,张田田依旧愁眉不展。他并不觉得这是好事情。

原来,时隔两年,辉山乳业那边最新出了一个重大消息——2018年12月22日,辉山乳业管理团队基于《关于辉山乳业集团系列企业整体重整情况的汇报》(下称《汇报》)形成了重整计划草案,已递交法院与部分债权人审议,目前法院与辉山乳业系列公司重整管理人已给予反馈意见,由企业对草案相关条款进行调整,再递交全体债权人投票表决。

这意味着辉山乳业的问题解决在即。

但是,张田田却并不是很乐观。

原来,现在的辉山乳业可谓严重的“资不抵债”。

据媒体公开报道显示,当前辉山乳业集团系列公司债权人超过 1600人,已确认债权 470 亿元(其中存在同一笔债权既被确认为主债权又被确认为担保债权的情况,实际债权金额应小于此金额);而评估机构评估结果显示,其资产价值则为 157 亿元(未包括品牌、渠道等无形资产价值)。

张田田能否如期拿回本金,能拿回多少都是问题,更关键的是,歌斐资产对他们签的协议存在问题,这该怎么办呢?

张田田心里没有答案,对于未来也依旧迷茫。

他虽然不依靠这点钱过日子,只是,这件事情之后,关于投资理财,他开始不相信任何人。

“以后别跟我提什么理财赚取多少倍的故事,如今遇到这种人我就躲着走,哎,走一遭才发现这些机构就是这么回事。”张田田感慨说。

募资难,或许会持续更久。

探究募资难:一个歌斐投资人的遭遇 我再也不相信任何理财公司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