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时代“病”| 读+观点

这两天网络上关于“996”争得不可开交,从加班,到过劳,到迭代,到养老,吐槽一片。冷眼一旁的有个人发帖说,我今年就该五十了都没这焦虑,三四十的瞎焦虑个啥?

这话很好地点出了焦虑的时间性。焦虑是有明显的时代和代际特质的,有本书叫《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》,第一条人格就是焦虑,而“我们时代”指的是由“理性主义”“主体性”“客观实在”等基本信念构建的现代社会。也就是说,焦虑是现代“病”——而在精神分析学家们看来,它只是这个时代文化环境和个人环境所赋予我们的一种人格,无所谓病不病。

其实很好理解,万事万物有阴必有阳,有光明就有黑暗,就像《红楼梦》里史湘云说的“天地间都赋阴阳二气所生,或正或邪,或奇或怪,千变万化,都是阴阳顺逆”,现代社会有科技、理性、安全、舒适、方便的一面,必然就有焦虑、颓废、逃避、绝望的另一面,想想理性而美丽的金斯基在夜色里会变成欲望而野性的黑豹——德国电影《豹妹》的主题,白天端正而严谨,夜晚喧嚣而放纵。光明压抑的东西,黑暗必定要释放。反过来说,黑暗中的诸多神经症人格越消磨得人精疲力尽,光明中的另一面也就越生机勃勃、欣欣向荣。这也就是书中所说“焦虑的强度是与情境对人所具有的意义成正比的”的含义——典型的现代性悖论。

回到网帖,焦虑更是中国当下现代化进程中的必然。五十岁的人经历了前现代到现代、计划到市场的转型,见得多了,加之上了年纪,自然云淡风轻;三四十岁的人只经历了现代化市场经济的高速发展,房子票子孩子一堆负担,自愿也罢,裹挟也罢,背着压力一路狂奔,自然树欲静而风不止,焦虑了。

既然焦虑是时代的一面、个体成长经历中的影子,斩不断的,不如试着不为焦虑而焦虑;实在放不下,不如试着欣赏焦虑,毕竟它也是人间喜剧的一部分。

一点资讯,新闻资讯,热点资讯,本地新闻,应用,头条,热点,科技,娱乐,健康,时尚,家居,教育,旅行,两性,美食,星座,阅读,个性化新闻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